赛车计划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880/0
    2020-12-22
  • 之前打听出夫妻俩的爱子名唤云曦,是否非这少爷莫属还有待考究,不过看势头,十有八九了。掐指一算,计上朝早那次初见,这是二次相见,再见着他时,他衣物依旧,没啥改变。我们出现以后,他惊慌失措,霎时拔腿就要跑,区区凡人必定不是对手,拼不过神仙,掌门不加费劲便令之伏…[浏览全文]

  • 5147/0
    2020-12-22
  • 蒙晓璐如风一般飘走了。赵书勤孤零零地剩在原地,呆立半晌。内心的失落和惆怅如滔滔江水,汹涌澎湃,一片汪洋。本来呢,上林城来的目的,主要就是想跟蒙晓璐尽情地玩几天,开心度过人生的第一个大学国庆长假。没想到,尽兴而来,却要败兴而归。心情的烦闷可想而知。赵书勤对蒙…[浏览全文]

  • 5501/0
    2020-12-21
  • 见眼下闲得慌,故想造点次出来徒添热闹,瞬间脑洞大开,据说凡界有一处花街,里头花儿朵儿充满万千美态,神界有‘迁花岛’与‘泣血荷塘’这么一块集万千花冢于一身的圣地,凡界也不甘落后,出现吉地。我转眸一看,现时正过午后不久,还尚早得很,闲着也是闲着,难得此时兴致高…[浏览全文]

  • 5757/0
    2020-12-20
  • 前辈太在乎外婆,别了我后,便脚步匆匆,毫无疑问,又去双宿双栖了。他是神界公认医术高明的素手医仙,那一夜,外婆伤愈九成,随之他们有言商议回神界事宜,经思虑后,然觉事不宜迟,即刻启程。因入夜太深,全府上下均入梦魇,顾及打扰带来的诸多不便,堪有不告而别之念过心头…[浏览全文]

  • 21463/0
    2020-12-19
  • 首见屋主老爷,我精神贯注于他五官上,这非也,关切他是不是俊美、貌相是不是和年龄相符、权位是不是肥郁等等问题,亦非也,而是冲着‘送君一别’欲有所行动。外婆毕竟是外婆,我那龌龊小心思逃不过她法眼,她低声一唤兼使眼色,我立变轻举妄动为三思后行。刚进府,对周边佳景…[浏览全文]

  • 22366/0
    2020-12-19
  • 萧映雪见过韩伟轩的第二天,施凡羽来了。萧父打开门的时候,他正站在他们家的门口,手中拎着一些补品,萧父让他进了屋。进屋之后,施凡羽四下看了看,萧父知道他在找萧映雪。他走到萧映雪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对着卧室里说道:“映雪,凡羽来看你了,你出来一下吧。”卧室的…[浏览全文]

  • 22436/0
    2020-12-19
  • 第二天一大早,施凡羽便拎着红枣银耳汤去了医院。这红枣银耳是他昨晚下班后特意去超市买的。他上网查了流产后吃什么能补身体,网上说银耳红枣汤对小产后的孕妇具有恢复作用。原料买回来后,他参照网上教的做法,熬了很长时间才熬好。汤做好后,他自己用勺子舀了一勺尝了尝,觉…[浏览全文]

  • 21797/0
    2020-12-19
  • 快下班的时候,施凡羽接到了叶薇薇的电话。她捏着嗲嗲的声音说道:“亲爱的,我们待会儿去哪儿吃饭啊?”“我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倒先打电话来了。”施凡羽的声音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晦涩。“你的声音怎么了?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叶薇薇觉得施凡羽的声音有点儿不像是他的声…[浏览全文]

  • 22129/0
    2020-12-19
  • 九月底的一天,萧映雪和她的母亲正在吃早饭,有人在急促地敲她们的门。萧映雪看了她的母亲一眼,萧母走过去刚打开门,便见施母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萧映雪见是施凡羽的母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施母冲到萧映雪的面前,用手指着她的脸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肚子里怀着别人…[浏览全文]

  • 21697/0
    2020-12-19
  • 林枫约萧映雪在第一中学旁边的咖啡馆见面。萧映雪到达咖啡馆的时候,林枫已经坐在咖啡馆内了。萧映雪一进门,林枫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她招了招手。萧映雪走到咖啡桌前,微笑着向林枫伸出手,林枫也微笑着握住了她的手。林枫注意到了萧映雪隆起的腹部,他面带惊讶地说道:“映雪…[浏览全文]

  • 22414/0
    2020-12-19
  • 施凡羽没想到萧映雪这么快就有心仪的对象了。她已经和他单独约会了,而且就在他目之所及的地方。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脸,她也在远远地望着他。当她刚反应过来,对面的男士是他时,她立即调转过头,垂下眼帘。但是刚过了两秒钟,她又将脸转向他的方向,飞快的瞥了他一眼。他似…[浏览全文]

  • 22974/0
    2020-12-19
  • 萧映雪任远航出版社的总编后,韩伟轩考虑到她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便给她特殊照顾,只让她一周上三天班,另外的四天在家休息。一天下午,萧映雪正躺在阳台上看一本小说,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竟然是林枫打来的。萧映雪犹豫了两秒钟,接了电话。“林老师,您好!”…[浏览全文]

  • 32822/0
    2020-12-18
  • 有道是,人生最悲痛莫过于生离死别,又有道莫过于不能无憾,再有道是莫过于铁石心肠。初到贵境,眼前一幕让我震撼,好多的应接不暇,其家门前人气爆棚,个个垂头丧气,面无表情,沉默寡言,吾感又怪怪地。此场景,特显气氛沉重,转过头,入目就是外婆那鲜血淋漓的胸膛,我心烦…[浏览全文]

  • 33157/0
    2020-12-17
  • 三个星期后的周一,是萧映雪的新书发布会,已经升为远航出版社社长的韩伟轩提前两天便告知了萧映雪,说是几家报社的记者想就新书提一些问题,希望她能准时参加并予以配合。周一上午九点半,萧映雪准时到达会场。韩伟轩先上台做了致谢词并介绍了新书和作者,之后他邀请萧映雪上…[浏览全文]

  • 32756/0
    2020-12-17
  • 将近十点的时候,施凡羽才回到蓝庭湾。他轻轻地打开门,尽量让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小一点。客厅里漆黑一片,但卧室虚掩着的门却透着一丝光亮,施凡羽知道萧映雪还没有入睡。他推开卧室的门,萧映雪将目光从手中的书上抬起来,看向站在卧室门口的施凡羽。见到施凡羽的一瞬间,她的…[浏览全文]

  • 32284/0
    2020-12-17
  • 萧映雪睁开双眼,她似乎睡了长长的一觉,似乎还做了一个美美的梦,那是个什么梦呢?萧映雪想努力记起来,她想了一会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再想努力想下去,她的头痛了起来。虽然想不起来做的是什么梦,但她牢牢记住了梦中那个人的脸。梦中的那个人,他有饱满的额头,幽深且…[浏览全文]

  • 33164/0
    2020-12-17
  • 萧映雪不打算将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可是有人却将它告诉了施凡羽。从医院检查回到蓝庭湾的第三天晚上,施凡羽便站在萧映雪的房门外一直敲门。萧映雪本想像以往一样不理他,可是施凡羽似乎很有耐心,一直在敲,直敲得与他们住在同一单元的另一户人家找上门…[浏览全文]

  • 32560/0
    2020-12-17
  • 两个星期后,萧映雪的长篇小说《彩虹》正式出版了。果然如韩伟轩预料的那样,小说一经在各书店上架,便受到读者的热烈追捧,尤其受到都市白领的青睐,据读完小说的白领说,书中的主人公简直就是她们自身的写照,她们没想到小说的作者写出了她们的心声。一时间,小说的作者萧映…[浏览全文]

  • 32903/0
    2020-12-17
  • 当施凡羽再次回到山水庄园的时候,萧映雪已经回来了。她坐在电脑桌旁,正在凝神思索。“你去哪儿啦?”看到萧映雪安全地到家了,施凡羽本应该高兴,但他的心情却是沮丧多过愉快。萧映雪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她还在生施凡羽的气,不愿意理他。“你下午去哪儿了?我在问你话呢…[浏览全文]

  • 33230/0
    2020-12-17
  • 又一乐器到手以后,屹今为止,大功告成指日可待。不得不假以遐想,乐器齐集之后,歌演大会的召开将会是咋样的感觉,想想都乐开花。前路茫茫,我漫无目的地踱着步子,不知何去何从,一不小心折返寄宿之家。主人家刚历过一场大劫,白头人送黑头人的大劫,乃至今时精神仍甚恍惚。…[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