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计划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733/0
    2020-12-21
  • 霜染红叶第二十五章淮海站在办公室窗前,窗外正在下着雨,细细斜斜,淅淅沥沥。他喜欢下雨,雨有一种朦胧的美,朦胧隐藏了许多邪恶、肮脏和见不得人的东西,既然这些邪恶、肮脏和见不得人的东西无力将其清除,那就眼不见为净吧;他喜爱听雨声,雨声像寺庙里的钟馨和木鱼声,能…[浏览全文]

  • 33631/0
    2020-12-19
  • 五母亲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姐姐出去买菜了,只有我和妹妹守在身边。她睁开双眼,闭着嘴唇,躺在炕上望着天花板,眼神令我们那么陌生。突如其来的悲痛把她心灵的某些东西都消耗殆尽,我们说什么她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接连几天都是吃面条、喝粥,没等到吃饭时间肚子就…[浏览全文]

  • 32330/0
    2020-12-19
  • 四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缝!我沮丧至极,一个男子汉连只鸡都杀不死,真没有用。母亲喝不上鸡汤了,姐姐只得给她熬小米粥。我气呼呼地挑水,挑了一趟又一趟,肩膀被扁担磨得火辣辣疼痛。对于我来说,只有用重量和压力惩罚自己,痛苦才能稍许减轻。姐姐比我聪明,告诉我:“…[浏览全文]

  • 33120/0
    2020-12-19
  • 三母亲一进家门就瘫倒在炕上了。那天晚餐,是我记忆中最悲惨的一顿饭。直到端起饭碗我才感到难熬的饥饿与疲倦,人已精疲力竭。姐姐做好一碗鸡蛋汤端到母亲跟前,母亲没起来,翻过身去昏睡不醒。姐姐说妈太疲乏了,多睡一会儿也好。之后给我们做了一锅大米稀饭,我们围着桌子一…[浏览全文]

  • 32329/0
    2020-12-19
  • 二我们走进昏暗的焚尸室,室内的电气焚尸炉犹如一座砖窑,两道铁门是拱形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窗口,供工作人员观察炉里的情况。父亲的尸体被放在一个带轮的小推车上,老人打开铁门,准备将尸体卸在巨大的炉壁上。几经折腾,父亲的嘴角又流出瘀血,流满半边脸颊。母亲心如刀绞…[浏览全文]

  • 33282/0
    2020-12-19
  • 卷一《白土地》第一部晴天霹雳第七章凤凰涅槃一送葬的卡车驶近偏僻的东八里岗子,驶出柏油马路,驶上乡间土路,大地在身后迅速移动,城市远远地落在后面。那时候是下午,夏天的四野显得空空荡荡,一眼望去萋萋的荒草无边无际。一阵阵疾风迎面扑来,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草木气息…[浏览全文]

  • 32492/0
    2020-12-18
  • 第五章柳荫梦幻59学校新调来的老师姓袁,复员军人,据说他是雷达部队的,转业后选择当教师。晚饭后,宋军跟老妈告声出去一趟,便径直来到他的宿舍,村里的老庵堂。宋军并不认识袁老师,这是第一次造访。庵堂很大,就他一个人居住,况且又在村外田坂中,听得见蛙声,难得闻人…[浏览全文]

  • 33130/0
    2020-12-17
  • 空气中到处还弥漫着燃放鞭炮的那股硝烟的味道,浓浓年味却正在很快的褪去。实行包田到户已经十年,生活的节奏也明显的加快了,连过年的节奏也快了很多。往年的那种龙灯,狮子灯现在很少有人去搞了,回家过年的主要任务是吃个团圆饭,到长辈和兄弟姐妹家拜个年。“该去的亲戚家…[浏览全文]

  • 49252/0
    2020-12-16
  • 第一章天,就像水一样澄清得发蓝。我揉了揉结满眼屎的眼睛。父亲用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瞪着我,又看了看倚在墙边的一副水桶,点了点头,意思是说,你还不快去担水。几对麻雀正在梧桐树上跳跃着,让我的心里很烦,也很羡慕它们是这么的自由!我无力也无奈的担起水桶好比老牛伤了耕…[浏览全文]

  • 48966/0
    2020-12-15
  • 五卡车驶向东八里岗子火葬场,尾部扬起柏油马路上的阵阵烟尘,呛得我打起喷嚏。母亲盯着父亲的面孔,不为周围的情景所动。我摸摸父亲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凉僵硬,他的脸颊显得更加迷茫和悲愤,嘴巴仍旧大张着。父亲你为什么不肯闭上嘴巴,你想告诉我什么?你在想我们于氏家族揭…[浏览全文]

  • 49060/0
    2020-12-15
  • 四我放下手,克制住自己装出坚强的样子,希望不被人家看出来。同时我也不能理解死亡,相信这是所有人都无法避免的命运。我记得当时在我的心灵里产生一系列问号,什么是死亡?什么是以死亡结束的生命?而我得不到答案,竭力想忘记死亡,仿佛死亡不存在似的。母亲的神色变得异常…[浏览全文]

  • 48521/0
    2020-12-15
  • 三天塌了,地陷了。造反派离开我们家后,母亲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两手搁在膝盖上,望着窗外老半天没动地方。姐姐哭得跟泪人似的,摇着她的胳膊:“妈,妈妈,你怎么啦?”母亲这才呻吟了一声清醒过来,她的脸上既没有悲哀,也没有痛苦,只有愤怒和不平。但随便哪个人都可以看出…[浏览全文]

  • 49436/0
    2020-12-15
  • 二母亲退回家,心里乱得很,连门也忘了关。她往灶眼里塞把柴火,把鸡蛋汤放在大锅里焐上,一会儿出去看看,一会儿又走进屋里,焦虑不安。屋门大敞四开着,邻居家的小公鸡又叽够够叫起来,家家户户的烟囱冒起炊烟,响起呱哒呱哒地拉风匣声。早晨七点多钟,母亲正在侍候孩子们吃…[浏览全文]

  • 48210/0
    2020-12-15
  • 卷一《白土地》第一部晴天霹雳第六章眼泪救不了我们一邻居家的小公鸡打鸣儿叫醒我,天快亮了。我起来到院子里撒尿,西下洼欢叫一夜的蛙鼓歇息了,四周阒无声息,一片死一般寂静。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今天早晨的这种寂静,跟过去的寂静比起来有点儿奇怪,甚至显得很是恐怖。菜地…[浏览全文]

  • 48876/0
    2020-12-14
  • 霜染红叶第二十四章黄海是个革命老区,当年新四军重建军部和中共中央华中局所在地,但建国后却似乎渐渐被人忘记了,就连当年在此浴血奋战的新四军老战士如陈毅、黄克诚、张爱萍等,也未来此旧地重游,抒发诗兴。只有刘源将军来此将少奇同志的一部分骨灰撒在了这块土地上。后来…[浏览全文]

  • 69427/0
    2020-12-11
  • 来凤在东仔家待了两年多,第二年冬日里出了一桩事,四婶还把邻居潘婶喊了来,说来凤偷红薯,从此让四婶由嫌弃变厌恶。冬日天冷,乡下都有打早工习惯,来凤每天早上要出门打猪草或砍柴火,有时到山上生个火烤烤身子暖和,有时还会带上几个生红薯扔火堆里烧了吃,有时难免耽误了…[浏览全文]

  • 69416/0
    2020-12-11
  • 五我的姐姐于爱丽上小学一年级,她能帮母亲干些家务活儿了。我们一进家门,姐姐就把热好的饭菜端上桌,两个纯苞米面的窝窝头和几个菜团,一大碗白菜汤里漂着四块肥肉片,这是母亲中午从单位食堂里带回来的,没舍得吃留给孩子们。我们一家四口人坐在桌前,母亲给我和妹妹一人一…[浏览全文]

  • 69220/0
    2020-12-11
  • 四我的母亲当时在黑龙江省冶金设计院工作。父亲流放后,家里的生活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仅凭供给的口粮养不起外祖父了,母亲只得将他老人家送回山东老家。我六岁,在省直机关第一幼儿园上大班,每日里的伙食由过去的鸡鸭鱼肉换作苞米面白菜粥。粥稀得像水,里面尽是冻白菜…[浏览全文]

  • 68905/0
    2020-12-11
  • 三父亲是老“运动员”了。母亲说他是个直肠子货,上面吃完下面拉,就不能拐个弯!父亲一笑:“我倒是非常想,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父亲喜欢读书,闲暇时也看看小说,书架上摆满马、恩、列、斯、毛的大部头著作。我有时好奇地顺手翻翻,书籍里面画满红铅笔道道,有的地方…[浏览全文]

  • 68018/0
    2020-12-11
  • 二“别打了,我说……同志们,别打了,我说。”我听到母亲凄厉的喊声,在暴风雨般的狂吼之中声若游丝,急忙又睁开眼睛。她被两个女造反派从侧门押出来,低着头,沿着舞台边跑向父亲。原来母亲上厕所了,父亲身旁的位置是留给她的。“大家静一静,于渭生的臭老婆要揭发他啦。”…[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