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计划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010/0
    2020-12-21
  • 50多年前我还在读小学,在老师的家中书架上第一次读到了巴老的散文《鸟的天堂》。当时我手捧书本,仿佛跟随作者来到鸟的天堂,看到了那美丽奇特的大榕树,听到了鸟儿清脆的鸣声,感受到群鸟飞翔的壮观热闹场面。几十年过去了,在我的脑海里始终留存着茂密树丛中那群鸟儿飞翔…[浏览全文]

  • 33037/0
    2020-12-17
  • 住在塔山脚下,泇河岸边已经几十年了。塔山的变化几乎都在我的视野里。从地震台的寂寞,到开发的热闹,再到畅游后的落魄。如今,塔山基本上是独自静坐了,也许只有早起晨练的人们,还有晚饭后清闲的人在山上溜达一会。平时也就孤零零的立在那里。今晨起来,时针正好指向五,天…[浏览全文]

  • 37305/0
    2020-12-16
  • 1离圣诞节还有些日子,时光尚在十一月,感恩节之前,美国庆祝圣诞节的灯彩已经闪耀在街头和家家户户的门口,不仅展示得早,数量也空前多,好似一部热烈书写在心扉上的长篇朗诵诗。因为即将过去的2020年灾难深重,全世界有太多的感叹,有太多的郁闷,有太多的艰难,有太多…[浏览全文]

  • 48578/0
    2020-12-16
  • 2020年冬天,诗与远方传来歌声,将世界名片划开,一个盛世美图交给诗人,作家,音乐家。狂舞的歌,精美的诗,倾倒至千岛湖中。千岛湖顿时水高千尺,波涛滚滚,整个天地印染艳丽色彩。那风变得柔和,那雪变得轻盈,那阳光无限明媚,那雨淅沥,与诗与远方落在山湖中。诗歌浪…[浏览全文]

  • 48794/0
    2020-12-14
  • 时间悄悄地跨过秋天的门槛之后,就能够看到了冬天严肃的面庞了。冬天给人带来的不像春天有着那么一张和蔼可亲面容,而给人的总是显得那么一副庄重和矜持且有一些冷漠的眼神。然而倘若你要是抱着一种仔细认真的态度去认识和感触冬天,耐心并真诚地去接触她,你会发现她也并不只…[浏览全文]

  • 49226/0
    2020-12-13
  • 我家里养了两只小狗,大的取名叫“小东西”,小的一条取名为“欢欢”。两只小狗品种都是泰迪,而且是同母异父。可能是因为两兄弟分别承袭父亲的基因的缘故吧,两兄弟的个头和颜色以及习性差别很大。小东西是哥哥,年龄大一岁,可个头比欢欢小了半截身子。欢欢是弟弟,个头却比…[浏览全文]

  • 49323/2
    2020-12-13
  • 我的故乡在黔东,秋天秋高气爽。到了冬天寒风瑟瑟,桐树叶凋落了,树也枯干了,一片萧瑟景象,给人一种冷清的感觉。早晨起来看见路边有水珠便是霜,下霜也冷,家乡人要等到中午太阳出来暖和了才去干农活。到了隆冬就下雪了,鹅毛般雪花无声无息飘落在树枝上.屋顶。白昼地面雪…[浏览全文]

  • 60875/0
    2020-12-12
  • 天气预报,未来一周,南方迎来寒潮,将是大范围降温。已下过两天冬雨,阴了两天。周末的今天,没抱希望天气会晴好。可一个时候屋子里突然弥漫了桔黄的光,灰暗顿时变亮堂。喜出望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奔去阳台迎接那向往多日的暖阳。旧灰絮团似的云块铺满了东方的天空,太…[浏览全文]

  • 67987/0
    2020-12-11
  • 我的故乡下柴市,位于藕池河东岸,距离县城三十公里。站在藕池河的防洪堤上,极目远眺:河渠纵横,湖塘密布,一条抗旱沟从村庄中间穿过,弹着琴奔向远方。风和日丽的春天,万物复苏,快活的小燕子唱着春天的故事从南方飞回来了;美丽的油菜花洒下一片金黄,还有梨花、桃花、红…[浏览全文]

  • 69767/2
    2020-12-11
  • 当太阳渐渐西沉,落日的余晖还在绽放着最后的热情,青黛色的云雾便急不可待地笼罩了整个旷野,莽原上的沟沟壑壑顿时模糊起来,宏阔渐沉的夜幕徐徐拉开……一会儿,农家灶间熊熊燃烧的柴草气息与家家户户弥散的饭香味儿,在空气悠哉游哉的神窜,让村庄上空飘浮着丝丝缕缕似雾非…[浏览全文]

  • 69892/0
    2020-12-09
  • 情系乡土忆往事(散文)――家乡今昔回眸掠影“白石砬子”今昔距我家前方两华里远的南大山,是我从小天天望着它,太阳西下时西端山坳处投下一斜道阴影,那时常用它判断时间;当厚云压顶时,便知道风雨就要来临。在山前坡的顶端,有一座15丈高10丈宽的灰色大石砬子,悬崖峭…[浏览全文]

  • 78490/0
    2020-12-08
  • 岁月如同鬼魅一样,没有声响,悄悄地带走了一切,带走了已逝的年华,带走了所有人的青春岁月,那曾几何时满鬓的青丝,到如今只留下一声空叹,满眼的疲惫。小的时候,我们不理解大人的生活,觉得一切都不如所愿,那时候我们都暗自下决心,长大后我要如何如何,可真的到了这一步…[浏览全文]

  • 79305/0
    2020-12-08
  • 戊戌年最后日子的一场小雪,使洞庭湖畔老屋村落里显出些许荒凉。傍晚时分,听到五叔走的消息,心里悲戚。我丢下手头琐事,匆匆赶去送别他,送走久扰他们的穷困。五叔年轻时是全村的传奇。他家里五姊妹,他是老五,大家都叫他五叔,因儿时留疹,一脸麻子,年岁大的叫他老麻,听…[浏览全文]

  • 79014/0
    2020-12-07
  • 大雪节气里的杂七杂八李海松老人有言:小雪大雪又一年,仿佛还没在春天、夏天、秋天的时节中走出来,隆冬,严寒、凛冽这样令人瑟瑟发抖、毛骨悚然的词语就来到我们的中间,忙忙碌碌的人们翻箱倒柜,倾尽全力,把能够御寒的毛衣、皮衣、羽绒服、大棉袄二棉裤,毡鞋,棉鞋、大头…[浏览全文]

  • 79029/0
    2020-12-06
  • 雪花朵朵漫天飞舞天北新区的二0二0年十二月,第一场雪花漫天飞舞时,大地之上万物都静立不动,雪地里的人们和远处的树木,构成一幅清纯而又静止的水墨画。走在白雪皑皑的道路上,朦胧中太阳光折射出的光晕,将雪花辉映的晶莹剔透,洁净的一尘不染,置身冬雪的天北新区,别有…[浏览全文]

  • 78985/0
    2020-12-06
  • 梅花妍丽开放十二月的乌鲁木齐市,花圃之中的一棵棵梅花树,枝头上灰色的花苞,已经露出鹅黄的花骨朵儿,正艰难地一点点地膨胀。在树的下端,枯叶浓密的枝间,仔细的观看,已见三五朵梅花悄然地开了,观赏的人们俯下身,一缕暗香淡入肺腑。梅花树,一排排、一行行、一列列,整…[浏览全文]

  • 79004/0
    2020-12-06
  • 一品红花儿开塞外的十二月,迷雾挥散不去。一阵阵的寒气逼人,空中朵朵雪花飘,茫茫千里冰封。宽敞的花房内,却是暖意浓浓。一品红花儿开放,花朵妍丽,十分显眼,但那大大的红红的叶子,却要比秋日的满山枫叶还要彤红。一品红花儿开,大朵大朵的红花,大片大片的绿叶,婷婷玉…[浏览全文]

  • 81159/0
    2020-12-03
  • 日子悄无声息地进入冬季,寒意日近一日地逼近。这个季节住在融城园城小区真的是一种幸福生活。小区坐落在滇缅大道西,属昆明市五华区黑林铺街道辖区,与高新区隔昌源北路相望,整个融城园城占地近150亩。住宅小区由8幢地上33层地下3层2梯3户的板式住宅,和3幢地上4…[浏览全文]

  • 87968/0
    2020-12-02
  • 1早晨,轻轻的风,吹散一抔朱红,染透枫林,染透旭日,染透世界,染透心。眼前,除了三角枫,一无所有。禅悟时,脑海就应该是这个模样。衣袖飘舞,悠然拂尘,薄雾散尽,眉间落满阳光,俗世与天只隔一片叶。喜欢这一刻,一切被宁静包围着,心放飞在血肉相连的山水。梦眸依稀而…[浏览全文]

  • 89492/0
    2020-12-01
  • 温情的秋晖柔柔地敷在肌肤上,同时清凉的小小的雨点也轻轻地洒在上面,这是神奇的太阳雨,像阳光含着眼泪在向大地讲诉一个神奇而多情的故事。这种雨的清凉和阳光的温热同时在肌肤上酝酿,交融成一种不可方物的幸福贮蓄在心里。我提着一包本学期的教材行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一…[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