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计划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123/0
    2020-12-21
  • 夜幕拉下的时候,逐渐笼罩住了场子的四周,先前喧哗的声音,慢慢的过渡到了另一种喧闹。渐渐的人影有稀疏到密集,终究还是扯开了暗路,它正在以不可抗拒的趋势盖住了整个广场。广场小贩的灯光也随之亮起来,躲起来早些有而未见到的桌椅,就着灯光的无声穿插,实实在在的在黑幕…[浏览全文]

  • 60525/3
    2020-12-12
  • 下午下班回家途中,突然一位大约三十五岁,身材娇小的女人叫住了我,她对我说,她刚刚从香港来到东莞,本来要去顺达电子厂找朋友却迷路了。于是问我顺达电子厂的具体位置?我听后便有些迷惑了,因为我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了,根本没有听说这里有顺达电子厂。于是我拿出手机搜索,…[浏览全文]

  • 89320/0
    2020-12-01
  • 人生的路,风急浪涌,我们不得不走在风口浪尖,坎坷是人生必经之路,不经历风雨又怎么能够见彩虹?人类,活着就该累,人生实苦,我也要苦中作乐。转动你的大脑,开发你的思维,去发现生活中的那些小乐趣。今天,我要给你们讲的是——两个蛇精病的故事。请支好小板凳,准备好葵…[浏览全文]

  • 116639/2
    2020-11-22
  • 认识阿才在合益厂。那天厂里招进来一个头发长长,瘦瘦的的男孩,人事部安排他住405宿舍,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他叫潘学才,工友们都叫他阿才。阿才其貌不扬,个子高,身材苗条,说话声音大,走起路来总是昂着头,腰直直的,一副高傲.自命不凡的样子。下了班,阿才找我闲…[浏览全文]

  • 177710/2
    2020-10-26
  • 我站在武昌地铁站D口旁边的天桥上,打着伞。桥下是川流不息的车子。在雨雾的迷蒙中,那些或红或黄的汽车尾灯,开始还清晰可见,但是随着车子远去,渐渐混成一片,变成了密密麻麻的模糊斑点。雨,滴落在伞上的声音,可以盖过汽车鸣笛的嘈杂,密集的“嘀嗒”声,反倒给人一种久…[浏览全文]

  • 234406/0
    2020-10-15
  • 太年轻的团体,我也觉得跟不上节奏,太老了又觉得太落后,不愿意。从县城里走出来,便只想要回到家里,先前的愤慨以及忧国忧民之心,一夜睡梦之后已消失殆尽,只默默然的独自叙述着自己的衷肠。回到家里,享受着乡村的恬淡,如一层惬意的薄薄的物体,拭净着身体,就算某人的白…[浏览全文]

  • 240711/8
    2020-10-11
  • 你我邂逅在一家电子厂,我们同一个部门,工作上互相帮忙,心有灵犀我们恋爱了。下了晚班,你来男宿舍看我写作,我告诉你我学历低,才疏学浅写不好,你鼓励我多写,久而久之写作水平会提高。月明星稀的夜晚,你我上楼顶看闪烁的繁星和皎洁的月亮,你说你的故事给我听,我把我以…[浏览全文]

  • 234686/2
    2020-08-16
  • 阿明在注塑部上班,个子矮小,二十多岁了还像十一二岁小孩子,工友们比他大比他小都叫他小弟。小弟崇拜李小龙,他去超市买双击棍练,不会使用总是打他自己。小弟喜欢玩游戏,下了班就去网吧玩游戏,十一点多才回来。放假的时候,小弟白天玩了一天游戏,晚上通宵达旦玩,小弟玩…[浏览全文]

  • 226452/1
    2020-08-09
  • 她是一个努力的女孩。虽然长相平凡,个子不高,家境普通。但,她一直在努力,努力着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自己想要的未来。时间过得真快,她研究生毕业了。这将是她人生的重要转折,她终于可以从一个接受者,变成一个施予者。回报那些曾经为了她今天所拥有的一切,而默默付出的亲…[浏览全文]

  • 225472/4
    2020-08-09
  • 认识阿莲在一家灯饰厂,我做普工,阿莲做车间文员,比我先进厂,她在厂里干三年了,还没男朋友。阿莲26岁,性格开朗,喜欢开玩笑,她有空就来看我干活和我闲聊,我调侃:“阿莲,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大龄女孩了该结婚了,再不结婚剩女了。”“谢谢关心,还没找到喜欢的人,…[浏览全文]

  • 221641/0
    2020-08-02
  • 阿辉.阿玲都在包装部上班,阿辉做组长,阿玲做普工,阿辉喜欢阿玲,有空就去帮阿玲忙,他们边干活边闲聊。阿玲知道阿辉喜欢她,阿辉也知道阿玲对他有意思,心照不宣。阿辉问阿玲微信号.电话号码多少,阿玲告诉阿辉了。下了夜班,阿辉约阿玲出去玩,阿玲没拒绝,对着镜子打扮…[浏览全文]

  • 197174/0
    2020-07-23
  • 中午去政务中心食堂吃饭,碰到在环保局工作的高中同学W君,W君开口便大发牢骚。W君说,州委组织部要求,各单位要在本周五(后天)下午下班前要报送2015年-2020年间单位副处以上领导参加培训的情况。他们环保局没有单设人事科,办公室主任和他关系不错,请他帮忙完…[浏览全文]

  • 187563/0
    2020-07-17
  • 月亮升起来了,晚风轻轻吹来,像星河一样的街灯,五颜六色闪闪烁烁的霓虹广告灯,把这夏夜中的城市装点的璀璨辉煌。我沿着浓浓的树影的人行道慢慢走着,几天的写作疲劳,需要出去走一走,转一转,放松放松。早就听见朋友们说过,舞厅里,是最好休闲娱乐的地方,那里红女绿男,…[浏览全文]

  • 179884/0
    2020-07-05
  • 装配部组长阿权长得帅,能歌善舞,打篮球打得好,厂里很多女孩喜欢他。阿权对她们没感觉,一个没追,他中意的女孩还没出现。那天装配部来了个漂亮女孩,名叫杨柳,十九岁,阿权老乡,同一个省。阿权爱上了她,有空就去帮杨柳忙,她们边干活边闲聊,阿权说:“杨柳,今天晚上去…[浏览全文]

  • 167176/1
    2020-06-26
  • 今天去医院看牙——前两天掉了一颗,总得补补才好。百度了一下,可以在网上预约挂号。但又一想:这么热的天,还是现场挂号的好——可选个凉快天呀。只是,这名医嘛,还就得预约了。预约时间为06月23日上午09:00——09:30。我于08:50乘车赶到了医院。记得该…[浏览全文]

  • 165321/0
    2020-06-21
  • 阿辉在注塑部做技工,说是技工,其实是上下模,模具轻的几百斤,重的几千斤,体力活,力气小的干不了的。阿辉节衣缩食,天天在厂里吃饭,从没去外面饭店吃饭。他不买衣服,天天穿工衣,衣服有很多机油他也穿出去逛街,工友们笑他,逛街的人也笑他。工友阿强对他说:“阿辉,你…[浏览全文]

  • 163937/1
    2020-06-14
  • 我们是一群来自农村的人,为了生存,到城市打拼。我们来自于五个不同的省份,但是都在同一个部门。说起方言谁也听不懂,只当是外国来的移民。我们都不是本地人,但我们在为这个城市的发展默默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1间宿舍里住5个人,大家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由于离家太远,…[浏览全文]

  • 158809/0
    2020-06-09
  • 青岛的气候宜人,充满着人文海味,是个冬暖夏凉的养生之地。1“贪婪”起欲人味浓了,海味咸了,其他的气息也就淡了。比如这里人们赖以生存的蔬菜,原本就是被海鲜压过植被的沿海城市,想找一个蔬菜基地那是几乎不可能的,因此当你偶尔看见某座高楼大厦的某个阳台开着的是某种…[浏览全文]

  • 152259/0
    2020-06-05
  • 天灰蒙蒙的,依旧下着雨。十一带着简单的行李回家。在去车站的路上,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孤独的夜行人一样,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品味着属于别人的热闹和喧哗,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它,离开它。火车站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拥挤,我想我可能还可以买张座票,但是去了售票口他们…[浏览全文]

  • 153619/0
    2020-05-31
  • 杂工欧阳海喜欢靓女阿梅,欧阳海有空就去看阿梅干活,醉翁之意不在酒,眼睛看着阿梅脸“放电,”阿梅笑了笑说:“欧阳海,看什么看,天天见面不认识啊?”欧阳海笑眯眯的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工友们笑。开饭的时候,欧阳海打到菜了东张西望搜寻阿梅身影,端着碗坐…[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